[林彪秘聞]林彪“南逃廣州,另立中央”罪名考釋(四) - 下載本文

买足球彩票技巧 www.lbmkq.icu

林彪“南逃廣州,另立中央”罪名考釋(四)

我在南京工作時,七四年的八月份,在北京開會,當時主持會的是王洪文、張春橋,總理他們都沒有來,主席那就更不說了!我們九個人作檢討,楊得志、許世友、韓先楚、曾思玉、我、陳先瑞,劉興元都作檢討,對林彪思想上的認識,都作檢討。這個期間,張春橋、王洪文硬追我,說“林彪南逃你知道”,我說:“不知道!”“你為什么不知道?”“不為什么,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”我們幾個吵起來!張春橋說:“林彪南逃,從北京把電話打到上海,為什么只打上海,就沒有廣州?”我說:“這電話又不是我打的,電話總機在北京,你問他們,你問我干什么?”

……

當時是周恩來總理堅決不同意,說:“丁盛不能下來”,這個,在南京軍區政治部有記錄,有材料。

怎么辦呢?在北京,我也沒有辦法,我說我不知道,張春橋的作風,比王洪文兇啊,形象兇,講話也兇,王洪文看著總下不了臺,就說:“你不知道,以后再說!但是你,你上了林彪的賊船”。

從思想上講,我們對林彪,在解放戰爭時期,從思想上確實很佩服,尊重,也很崇拜。但是我們沒有和他搞任何的陰謀詭計,做見不得人的事情,我講了,我和林彪見面就這么幾次!話就這么多。除此以外沒有任何的來往。通信都沒有。我怎么成了林彪的死黨呢?

我說好吧,咱們就作妥協,這個可以的,但是我沒有和他搞陰謀詭計。 “你要寫上”。我說:“寫上就寫上”!

這是七四年八月檢討,我們這九個人的檢討,各種各樣的檢討!現在來看,不該屈服,不該寫,我否定,我上什么賊船???

三番五次地搞廣州軍區,說廣州軍區知道林彪南逃。嗬!那七四年搞得兇啊。說我們在廣州的時候,林彪要南逃,我們從東莞訂了幾噸重的鞭炮,準備從當時廣州最高的建筑二十七層的廣州賓館樓頂上,從頂上掛到地下,準備歡迎的!軍以上的干部,都在廣州開會,準備歡迎的。我們軍以上的干部是辦學習班,讀書,讀那三十本書。學習毛澤東思想,這個是可以查的,是宣傳部搞的。

……

又說:“為什么卜占亞的老婆到廣州來?”我說:“她到廣州來我都不知道!后來問她,她說是來廣州學習接待外賓,接待客人哪,她是找他們地方政府的,我根本不知道卜占亞老婆到廣州來,我怎么知道???”

林立果在廣州住了半年,我們廣州軍區的領導沒有任何人見過他,他也沒有到我們大院里面來,這可以查的。我們跟他沒有聯系,我們也不知道!他在白云山我們也不知道。這可以查,我們沒見過林立果,我也不認識林立果,這可以查呀。所以這一段,我很氣憤。

……

我今天有責任說,我當時是廣州軍區主要負責人之一,我是司令,劉興元政委,孔石泉,任思忠,他們都是政委、副政委,還有其他的人,所有的人,都不知道。絕對不知道!林彪南逃,他怎么想,這個我們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。

我向中央負責,向全國人民負責!廣州軍區領導就是不知道林彪南逃。你們搞了這樣多的大的運動,翻箱倒柜。七四年、七七年、七八年、七九年,搞得這么厲害,你們搞到什么證據沒有???沒有任何證據。這樣多的人有人知道沒有???領導者沒人知道,有人說他知道,